NISKY

2020/04/29 - 2020/06/13
Shanghai, China
杜梦堂荣幸呈现艺术家俞杨Nisky的同名个展,通过20余件最新作品集中展出艺术家近两年的绘画创作。同时,此次个展将通过展陈诗句的引导、艺术家现场即兴创作、Nisky原创歌曲点播等形式解密俞杨画作背后由美术、音乐、文学、电影等领域构成的多维空间,邀请观众跟随艺术家感受一场独特的视听之旅,进行一次关于心灵与自我、真实与想象的探索。

“超拼贴”的新突破

“超拼贴”是Nisky在2017年“幻视”个展中提出的一个新概念——将不同艺术领域、文化背景下的两种或多种素材在剖析各自“语法结构”的基础上,重构、整合成一个“更高层次的统一体”,最终以绘画的形式展现出来。如果说“拼贴”是一种物理变化,那“超拼贴”则是一系列化学反应,将所有参与的元素都“打散”后以新的秩序重组,彼此间达到“完全的渗透” 。
此次展览集合了Nisky基于“超拼贴”概念的各种具体实践,每件作品都体现了艺术家对多元文化的融会贯通和不同绘画风格的灵活运用。例如,“冲浪洛可可”系列体现了复古基调下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冲浪(Surfer)”代表Nisky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流行文化的迷恋,而“洛可可(Rococo)”——抛开因其浮夸奢靡的视觉呈现招致的误解与偏见——则是Nisky心中关于融合创造之美的重要代表,尤其是当时在欧洲宫廷盛兴的“中国风(chinoiserie)”更是带给他无限灵感。在艺术家看来,尽管西方视角下的“中国风”设计带有对中国文化的种种“误读”,但这些“误读”却是充满创造力的,不失为一种看待与发现中国文化美妙之处的全新视角。

在绘画风格的运用方面以《我们的祖先:重奏山水I》为例,Nisky将古希腊瓶画发展中三个时期的画法(黑像画法、红像画法、白像画法)有机融合,作为画面的整体基调,而具体人物形象上则融合了汉代画像石、非洲木雕、京剧脸谱等元素,并在构图上借助风景画中对山脉与山势的描绘来建立画面的叙述层次。Nisky在创作中保留了材料丰富的矛盾性,让传统在“超拼贴”中获得了全新的生命力。
绘画与音乐的交融

此次个展的作品延续了Nisky作品特有的“音乐性”与“戏剧性”。《第一号微交响》将色彩化作旋律的载体,以人物为音符或乐句,用构图来组织乐章的不同变奏与呼应,从而让起伏变幻的四乐章跃然纸上。同样带有“可视音乐”风格的还有《重相位I&II》和《格拉思伊娅II:局外者》。《重相位I&II》展现了迷幻与电子乐的超现实场景——洋溢的色彩与律动感在各类奇幻生物与Nisky独特的音符花束的交织下显得格外强烈。《格拉思伊娅 II:局外者》则延续了前一部的叙述风格,呈现出一幕关于爵士年代的“看”与“被看”的奇想 。

过去两年多,Nisky的音乐创作与绘画创作同步进行,在音乐世界中获得的认知不断影响、重塑着Nisky对于视觉艺术的理解。一次偶然的编曲经历打破了Nisky惯常的制作过程,获得了一种更为松弛、舒展的创作状态,随后他将这种“跟随某种律动”的制作方式融入绘画创作,从而更自由地尝试不同画法。《梅菲斯特仰观宇宙》、《新宿梦纹》和《加州派野郎》是这种“驰放”风格的首组实践,同时这些作品还融入了时下年轻人独特的80年代怀旧感。
另一个受音乐影响的变化体现在作品尺幅与组合方式上的改变。艺术家打破了以往对大尺幅作品的偏爱,改用小幅作品的组合形式。“一首歌或乐曲真正让人感动难忘的部分往往就是那短短几句,所以我想做一些更接近核心的尝试——让作品小到那‘短短几句’,但叙述的密度不变,同时增添作品在空间组合上的可能,或许会做出不一样的东西。好比‘弦乐四重’,演奏者围坐一圈,提琴间彼此应答,是一种与自己内心的对话”。入口左侧墙面的三组纸本作品正是以“梦幻时代”(Alcheringa)为主题的一组序曲、交响、变奏组曲。

在Nisky跨领域、跨文化的“超拼贴”创作方式背后,包含了艺术家广泛的兴趣爱好、庞大的知识体系,对艺术包容性的深刻理解,以及对绘画可能性的不懈探索。让我们一起通过展览,走近Nisky的内心世界。
press